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第366天

大家都很疲于生活,找一天坐下来聊聊,后现代的都市里没有陌生人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回到原点的感觉很好。不想原地不动,更不想继续做圆周运动,方向已经确定:为了亲人和爱人的幸福,努力!

妈妈的回忆(原创)  

2008-05-11 19:53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的回忆(原创) - Richard - 第366天

今天是母亲节,本来计划送妈妈点礼物,可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“泡汤”了。今天看着街上为母亲购买鲜花作为礼物的人特别多,我非常惭愧。

我的妈妈出生在沈阳,很小的时候就随外祖父来到现在我的家乡鞍山,不过儿时的记忆却在妈妈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下面的这篇文章就是我妈妈写的童年的往事,非常感人,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拿出来和大家分享,同时祝我妈妈和天下所有的妈妈母亲节快乐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     屋

记忆中的老屋是一座有20多间平房围成的大院。座落在沈阳市二经路一个街巷里。听祖母说是我曾祖父18岁从山东老家闯关东到沈阳经数年的艰辛努力挣下的产业。

四十多年过去了,回想起老屋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,那里记录着我童年的欢乐,儿时的趣事、初涉人世的感悟……

一、花香、饭香

我家住在院子正面朝阳的大房子里(其余都是房客),房后有两棵大丁香树,一到初夏丁香树开花的时节满院飘香,透过屋后窗,阵阵花香拂面而来真是好爽。院子中间有几个大花池,种着各种各样的花有步步高、鸡冠花、大葱花…..,到了初秋时节,花开得争风斗妍,记忆最深的是那夜来香,一种黄色的花,每到晚间开放,香气袭人,每每摘下几朵放到鼻前使劲儿的闻,感觉这是世界上最香的花了。傍晚时,每家都把小饭桌摆在花池旁吃晚饭。我们姐妹三人和二祖母围坐在饭桌旁吃那煎黄花鱼,高粮米水饭,好香啊。拌着花香、饭香,姐妹说笑着好不惬意。

多年后,我进了多少高级饭店吃饭,闻过多少名贵花香,竟然再也找不到童年时老屋院子里的那花香、那饭香……

二、割草机

院子里放着一台废旧的割草机。那时的孩子哪有什么玩具,每天在院子里疯跑,想法的玩儿。割草机上有一个象单杠似的横梁,于是我们几个孩子就把着它在上面翻起来。还真的像那么回事儿,二妹看我玩得很利索,就也跃跃欲试地玩起来。翻来翻去正在兴头上,只听‘咣’的一声妹妹的脑袋撞在铁横梁上,别的孩子们都吓跑了,我站在那里,呆呆地看着妹妹头上渐渐鼓起的大包,不知所措。片刻,我们跑回西下屋,搬了个凳子,妹妹站在上面对着墙上的大镜子照起来,小手摸着那个大包,一声也没哭。这件事我愧疚了很久,是我带她玩的,没有尽到姐姐保护好妹妹的责任。

三、小杂货铺

住在靠近院子大门口的一家房客,临街开了一个杂货铺,铺子里什么针头线脑、女孩扎的头绫、男孩玩的玻璃球、纸做的小风车、还有个种各样的糖果摆满一货架子。

印象最深的是那五颜六色的糖果,圆型的,沾在小木棍儿上,装在几个大玻璃罐子里,非常好看。每次经过,我都眼巴巴地望着那五颜六色的糖果,心里想,它是什么滋味儿呢/怪馋人的。那时的孩子平时兜里根本没有钱。每每看到只是饱饱眼福。偶尔大人高兴给二分钱,我迫不急待地马上冲出家门,直奔杂货铺,买上一快最喜欢的红色的糖果。手拿着小木棍顶端,把那圆圆的糖果放进嘴里,细细的、慢慢地品味着那香甜的滋味,生怕把它一下子吃完

,失去那甜甜的味道……

四、大黄和小花

大黄是我家养地一只看门狗,小花是一只狮子狗。大黄又高又大,叫起来周围的狗都怕它。

看家护院是尽职尽责的。每当家里来生人时大黄它先不叫,而是躲在门后面,等人一进来

上去就是一口,咬住人家的裤腿儿不放。真是应了一句话;叫得汹的狗不厉害,厉害是不

叫的狗。别看大黄对生人那么凶,对主人特温顺,尤其我这个小主人,当时不比狗高多少。

每每不高兴就踢大黄,它只是不断地向后躲,用莫名其妙的眼光看着我,好象说;‘我犯什么错误 了’/有一次我去上学,大黄一直跟在我身后,让回家,它也不走,无耐我只好踢它几脚才哼哼着回了家。

小花的毛是黑百相间非常漂亮,特别逗人喜欢。小花非常好吃、嘴谗。每当我们全家吃饭时,它就坐在地中间两眼看着饭桌,这时大黄也效仿小花的样子,两只狗并排坐在地上,眼巴

巴地瞅我们吃饭,一付可怜相。我扔了些骨头给它们,它们立即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。

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后来小花走丢了,我伤心了好一阵子。大黄在我到鞍山以后不久就老死了,家人把它葬在狗屋下。

五、仓房

院子的正东方向有一间很大的屋子,是我家的仓库。库门平时很少打开,用一把大锁锁得紧紧地。有时大人进去拿东西,出来后马上就锁上门。这个仓库对于而儿时的我来说是个神密的地方。总想进去看看里边到底装些什么宝贝东西。好奇心和探密心驱使我时常趴在窗户外从木板条之间的空隙往里看,阳光顺着空隙照到屋里形成条条光线,光线里充满灰尘。屋里放着十几口大缸和大筐,不知都装了些什么,我下决心找机会进去看看。每天到仓房前转转,发现有一扇窗户的木板条松了,漏出一个不大的缝儿,我人小身子小,看看左右没人就钻了进去。我一个个地打开了缸上和筐上的盖儿,缸里装的都是粮食有大米、小米、高粮米、苞米、、、、、、,筐里装的是碗、盘子餐具,地上放了些铁锹、条扫,一些工具。唉,就这些东西啊,也没什么宝贝呀,门还总锁得牢牢的。顿时我泄了气,来时的精神头儿一点也没有了,顺着原路钻出去。满身都是灰尘,生怕大人看见,一溜烟儿跑回了上房。

六、一张画片

五六年七月的一个夏日里,住在我家西边老孙家的金娟大姑听说我要去鞍山,就给我一张小画片做记念。我高兴得一蹦一跳地跑回了家,仔细看画片上穿着古代服装的男女,小孩子不懂事,凡是穿古代服装的人都叫唱戏地,很喜欢看。

小时侯,我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姑娘,两只眼睛大大的、脸圆圆的,几个邻家的大孩子都愿意和我交朋友。金娟大姑当时大概十七岁左右,经常让我到她家去玩,她家的屋子很大,非常干净,好象很有钱。我记忆深的是那靠墙的大衣柜,红色的很气派,好羡慕,心想;我家怎么没有呢?衣柜上有几个抽屉,每次去她家玩,大姑都从抽屉里拿出好多东西让我玩。什么小瓷碗啊、小瓷盘呀、不过我还是最喜欢那些小画片,爱看上面那穿着各种颜色服装的唱戏人。每次都想向大姑要一张,又没那胆量和勇气。今天,大姑送我一张。我高兴了好几天。后来,大姑告诉我,画片上男的叫贾宝玉。女的叫林黛玉,画片的名称叫;‘金玉良缘’。大姑把她在背面给我写的字念了一遍,‘希望你好好学习,学好本领,长大后,要把一切力量都献给伟大可爱的祖国’。

四十多年过去了,再也没有见到金娟大姑。但‘金玉良缘’这张画片我珍藏至今,每当拿起它,金娟大姑那张秀美的笑脸又呈现在我的眼前,甜甜的声音‘让我好好学习’又响在耳边,是那么亲切……。小画片虽然有些腿了色,但它珍藏着我童年时期曾经有过的感动,珍藏着和大朋友之间那种浓浓的情谊。

七、曾祖父

五六年一个春天的日字里,祖母、三叔还有几个大人都哭了起来,他们穿着白衣服,把曾祖父放到外屋地上的门板上。死,对于我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?不甚知深,就是感到非常害怕。大人们忙着,我们姐妹三人坐在炕上,大气儿不敢出。按着家族的规矩每个人都得给曾祖父磕头,三叔让我和二妹磕头,[三妹太小]二妹吓跑了,我怕极了不感磕,气得三叔走了。我站在那里,望着静静地躺着的曾祖父,好象睡觉一样,花白的胡须撒在胸前,头带着瓜皮帽,身穿马褂,样子一点儿也不可怕。不知什么力量使我规规距距地给他老人家磕了头急忙跑开。

院字里搭了席棚,里面挂着曾祖父的象,人们来来往往地忙着。不知过了几天抬来个好大的红棺材,大人们把曾祖父放到里面,三叔抱着我让,让我最后看看太爷爷,然后盖上棺盖用很长的大钉子钉上。那一瞬间我幼小的心突然感到空空的,有些疼痛, 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

儿时曾祖父在我心目中就象一座大山一样,高高的个子、直直的身板、满面红光,一把银须飘在胸前,那么威风和山一样。经常一手抱着三妹,一手拉着我和二妹在院子里玩。用亲切的山东话给我们讲故事。有时,邻家的孩子欺负我们,曾祖父胡子都气得立起来,和人家理论,用他那宽阔的胸膛呵护着我门这从小就失去父亲的孩子,不许任何人欺负我们。

如今山没了,人去了,他老人家到天上去了,不管我们了。泪水打湿了我的脸,童年的我感到那么茫然和无助……

注;[曾祖父一生勤劳,乐善好施、慈祥善良。四十八岁结婚,见四辈人,一生身体健康,八十六岁无疾而终。]

岁月淹没了往事,当年的老屋已不存在了,但童年发生在老屋的故事,却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二零零三年   六月   夏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1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